伍修权在《董必武》画册发行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1-01-18

《董必武》画册出版了。这是一部记述董老生平,反映我党历史的重要文献。它的出版,对于当前我们学习先辈,继承传统,搞好党风,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董老是我十分敬仰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我党的创始人之一。七十多年前,我才是武昌一个十几岁的学生,由于家境贫困和社会混乱,正为寻求解脱之路开始投身革命时,常见一位留着八字小胡,有时还戴着瓜皮小帽的忠厚长者,与我的老师及革命引路人陈潭秋同志过往交谈。不久,在潭秋同志引见下我认识了他。当时,他已是党的武汉区执行委员会成员,除了和陈潭秋等同志一起,领导当地工人运动和群众斗争外,还不断用各种方式对包括我在内的革命青年进行教育和启发。武汉地区在那一时期的革命活动,许多都是在董老等党的领导人统一组织和指导下进行的。我曾荣幸地作为他领导下的小兵之一。

一九二五年秋,我被党组织选派赴苏联学习,想不到两年以后,又在莫斯科见到了董老。这时,他已年逾四十,却以青年人一样的热情和顽强精神,潜心研读马列主义理论,分析和总结自己的革命经验。一九三二年,他回国并进入苏区,开始与我同在红军学校工作,以后又在中华苏维埃中央检查委员会和中央党校等处担任领导职务。长征时他已年届半百,却象普通战士一样,徒步走完了充满艰辛的二万五千里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在重庆、南京等国统区从事统战和地下党的领导工作,回解放区后又在政权建设和财经、土改等战线上屡屡做出重大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他已是花甲老人,工作却更繁忙辛勤了,先后担任了政务院副总理兼第一任政法委主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国家副主席、代主席等重要领导职务,为党和人民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纵观其一生,在他入党后的半个多世纪中,几乎从事或领导过我党我国除军事指挥以外的各个方面的工作,特别在政法工作、政权建设和统一战线方面有着重大建树。他是我党我国当之无愧的奠基人和缔造者之一,也正因此,他受到广大人民的敬爱。我作为他的学生和后继者之一,有幸直接得到他的不少关心和教诲,由衷地感到幸福和光荣。

董老的一生是功勋卓著和令人敬仰的,他的革命精神和历史功勋在中国革命史册上将永放光辉。

我衷心祝贺董老画册的出版 。

                                                              伍修权 

                                                       一九九四年四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