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必武关于旧司法工作人员改造问题的思想探析

2012-06-11

摘  要:董必武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是新中国法制和司法事业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在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问题上有着较为丰富而深刻的思想。他认为由于国家本质已发生变化,因此只有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才能更好地为国民经济建设和人民利益服务。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要从生活习惯、工作作风和思想方面进行,要坚持正确的改造方法和途径。这些思想对提高当下司法工作人员的政治素质和思想水平仍具有指导意义。

关键词: 董必武;旧司法工作人员;改造;思想

董必武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是新中国法制和司法事业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建国后,他出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主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长期的司法工作实践中,他提出了许多重大而深刻的司法思想和理论,为新中国司法事业的顺利发展做出了贡献。

如何对待国民党留下的旧法律,如何对待曾经在国民党政府中工作过的旧司法工作人员?这是新中国在法律方面首先面对的两个问题。对于第一个问题,由于“国民党的法律,是为了保护封建地主、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与镇压广大人民的反抗;人民要的法律,则是为了保护人民大众的统治与镇压封建地主、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反抗。阶级利益既相反,因而在法律的本质上就不会相同。”[1]45因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十七条规定:“废除国民党反动政府一切压迫人民的法律、法令和司法制度,制定保护人民的法律、法令,建立人民司法制度。”[2]5关于第二个问题,解放之初,国家“对旧人员采取了‘包下来’的政策”,对旧司法工作人员“量才使用”。[1]235 “现在司法机关的旧人员,原则上由司法部门尽可能地留用。”[3]317但“国家本质改变了,法律也改变了”,所以“旧的司法工作人员、律师和法学教授要继续担负起原来所担负的工作,就必须要经过改造。”[1]89建国初我国面临的严重问题是,革命过程中培养出来的专业的司法工作人员在全国非常奇缺,与此同时蒋介石反动政府留给我们很大数量的旧司法工作人员。因此,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吸纳他们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添砖加瓦,是建国初司法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

一、改造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一)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具有必要性

旧司法工作人员在旧社会里所处的环境,所学和使用的法治理念和法律规范,以及主流意识形态所主导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等与新中国是格格不入的。导致这种不相适应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家的本质发生了改变。基于这种变化,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就显得非常必要了。因此,当有人提出“他们是不是可以不经过改造呢?”董必武严肃地指出:“我们的答复是否定的,这些人是一定要经过改造的。”[1]85

首先,国家本质的变化要求旧司法人员必须进行改造。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社会,新中国改变了少数人压迫奴役多数人的局面。董必武指出:“现在,我们中国这个国家,是由翻过身来的全国大多数的人民对过去压迫他们的或超经济地剥削他们的少数人,实行统治的国家了。”[1]87法律是在国家中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意志的体现,国家本质的改变必然要求法律随之改变以保护新的统治阶级的利益。在我国来说也就是要确立新型的法律以保护广大人民的利益。这样,掌握新法律和执行新法律的工作人员就不能再坚持旧的法制理念和法律规范,而要进行彻底的思想改造,掌握新中国立法执法的目的和新的法制理念与规范,树立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意识。

其次,维护社会稳定和巩固新中国政权要求旧司法人员必须进行改造。建国初在司法工作领域面临两方面的情况:一方面,由于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前自己培养的司法人才很少,在很短的时间内又很难培养出大量司法人才,因此,各地司法人员紧缺的情况非常严重。董必武严肃地指出:“全国还有四分之一的县没有法院,检署只有六分之一,监委也只有六分之一左右。”[1]168 “全国两千二百多个县市,每个县市的主要政法干部需要五人到六人,即县府、公安、法院、检署、监委各一人,这样全国约要一万五千人左右,再加上省及大行政区政法干部,全国即需要二万人。”[1]162另一方面,国民党政府留下的旧司法人员却是一个数量庞大的力量。“根据以前的材料,上海市人民法院旧工作人员占全体人员百分之八十,其他地区也有这种情形。”[1]246这样,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使他们具备在新社会为人民和经济建设服务的精神状态,使他们掌握新中国的法律和司法制度,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和能力以弥补工作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司法工作事业就变得非常必要而紧迫了。董必武指出司法工作干部“不外乎三个来源”:“第一是在老解放区曾经作过司法工作的”,“第二是旧司法工作人员经过一番改造后,可以吸收其中的一部分”,第三,“积极培养和提拔新的司法工作者,补充新鲜血液。”[1]100-101

再次,旧司法人员政治素质不高要求其必须进行改造。建国之初,全国部分司法机关用了不少旧司法人员,而从各地方向中央汇报的各地司法部门的干部状况以及中央派出去视察人员的报告看,司法机关里面的队伍存在着严重的组织不纯、政治不纯和思想不纯,这对新中国的各项事业造成了极大损失。董必武痛心地指出:“从两千多个法院的情况看,过去政治上、组织上和思想上这三方面的不纯(这里面包括反革命分子和一些蜕化了的老干部),占了我们司法人员的百分之二十四多,差不多有四分之一”。因此,“吸收旧司法工作人员参加工作时,必须先加教育改造,而后量才录用。”[2]453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重点是提高其政治素质,掌握人民立场,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二)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具有可能性

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处于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特别是社会环境的剧烈变化会推动人的思想的变化。正是因为如此,董必武指出旧司法工作人员在新中国这样新的环境下“是一定可以改造的。”并且“经过一番改造后,可以吸收其中的一部分。”[1]101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新中国具备有利条件。第一,新中国的建立为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新中国改变了国民党时期乌烟瘴气的社会风气,群众建设热情高涨,人们心情舒畅地学习、生活和工作。这样积极的环境促使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积极的改变。第二,中国共产党有对各种人员进行思想改造的丰富经验。党在革命时期,曾对党内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成分的党员以及敌方的俘虏人员不断进行思想改造,使之摒弃小农思想、小资产阶级思想和落后腐朽思想以为我用。在延安整风时期,全党顺利地整顿了党内存在的教条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使党员的思想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些都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和借鉴意义。

(三)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的目的是为国民经济建设和人民利益服务

第一,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是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工作已经开始,但由于国家刚刚建立,社会秩序尚不稳定,敌对分子仍在各处进行破坏活动,这对经济建设事业造成很大干扰。对此,董必武指出“现在人民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恢复和发展生产。这个真理我们也应该坚持,我们司法工作要对人民恢复和发展生产给以适当的配合。”[1]104但是,“对司法工作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方针,并不是每一个司法工作人员都有深刻的认识。特别对司法工作怎样为经济建设服务,还缺乏系统的经验。”[1]385因此,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提高旧司法工作人员的素质这项工作就显得更为紧迫和重要。司法工作人员的思想觉悟、政治素质以及工作态度的好坏决定了其是否会为维护新国家和新社会的稳定尽心竭力工作,决定了其是否会对敌对分子的破坏进行坚决的斗争,更决定了其是否会站在人民立场上为国家和人民兢兢业业服务。因此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问题看似事小,实则关系国家经济建设事业全局。正因为这个原因,董必武提出旧司法工作人员是“一定要经过改造的”,[1]85要“加强司法工作,以保障国家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4]122

第二,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是为保障人民利益服务。新中国建立后,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改变了人民长期受压迫受奴役的地位,司法工作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镇压反动派保护人民利益的直接工具。董必武语重心长地指出:“一切为人民服务,这是一个真理,我们应该坚持,司法工作也是为人民服务。”[1]104人民的司法,是便利人民维护自身的权利和对敌斗争的锐利武器,“必须掌握在忠实于人民的司法人员手中”。[4]120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是为了切实保证人民的法律服务于人民的利益和保障人民的权利。董必武严肃地指出,要“确认人民司法是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一种武器;人民司法工作者必须站稳人民的立场,全心全意地运用人民司法这个武器;尽可能采取最便利于人民的方法解决人民所要求我们解决的问题。一切这样办了的,人民就拥护我们,不然人民就反对我们。”[1]275

二、改造的主要内容

对旧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改造,由于主要对象是“旧的司法工作人员,律师以及在学校教授法律的教员”[1]85,都是旧知识分子,“他们所学的和所做的,都不能不受旧的国家和法律的局限。他们有适应旧社会生活的一套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他们的观点、立场,他们的经验、习惯,他们的工作作风,在旧的国家里从事司法工作或做律师、法学教授等,可以站得住脚。”[1]89但新中国建立后,旧司法工作人员的这些生活习惯、工作作风和思想方法显然与新社会不相适应。因此,董必武提出,旧知识分子“要改造自己的生活习惯,要改造自己的工作作风,要改造自己的思想。”[1]94

第一,旧司法工作人员“要改造自己的生活习惯”。所谓的生活习惯是指旧司法工作人员经过长期生活历练而形成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中国“从前是地主、官僚、买办、大资产阶级少数人统治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国家”。[1]87旧司法工作人员长期生活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学习和从事旧司法的相关工作,很容易养成腐朽落后的生活习惯,这与新中国新社会是完全不相适应的。尽管国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发生了根本变化,但人们的思想不会主动而迅速的做出适应新社会的变化,而必须经过外部督促去进行思想改造以适应这种变化。旧司法工作人员被新中国“包下来”后,脱离了旧的反动统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就要成为在新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司法工作人员,生活习惯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司法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司法工作的开展。因此,必须对旧司法人员的生活习惯进行改造。

第二,旧司法工作人员“要改造自己的工作作风”。所谓工作作风是指旧司法人员在工作过程体现出来的特点,是贯穿于其工作过程中的一贯风格。蒋介石反动政府的统治,是极少数人对大多数人的统治。少数统治者擅长的是抽丁增税,制造和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搜刮民脂民膏,以满足自身腐朽奢侈的生活方式。而对广大人民的疾苦异常冷漠,不管不问。在反动统治政府中工作的人员对人民群众也常常态度恶劣,脱离群众,骑在人民头上。许多旧司法工作人员由于长期在这种严重脱离人民群众,脱离基层的反动政府中工作,难免沾染这些恶劣的工作作风,而新社会的司法工作人员绝对不允许继续这样的工作作风。针对这一点,董必武严肃地指出:“在司法部门中加强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教育,进一步改善司法工作人员的作风,是目前一项重要而迫切的任务。”[1]385新社会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人民是主人,人民代表和政府干部都是长工。”[1]187因此,旧司法工作人员必须积极改造自己的工作作风,养成深入实际,深入群众,亲近群众的工作作风,在做工作时,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5]1094-1095

第三,旧司法工作人员“要改造自己的思想”。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在一个新的社会取代旧的社会后,反映旧的社会存在的社会意识不会马上变更为反映新的社会存在的社会意识,旧的社会意识还会存在一定时间。因此,董必武认为生活习惯和工作作风的改造,不是最艰难的,最艰难的是思想的改造。旧司法工作人员“都是在旧社会里过了很久的人,并且有各自的历史和地位,承袭了旧社会内一些典型的东西,某些旧东西甚至可以说渗透到浑身每个细胞里了。”[1]91这种思想“渗透”越深,改造起来就越困难,难度也就越大。针对这一点,董必武深刻指出:“我以为在司法工作初建之际,思想建设特别重要,必须把它视为司法工作建设的前提。”[1]102因此,旧司法工作人员,要认真学习,要采取多种方式努力克服自身的旧思想和旧的思维方式,以适应新社会的工作。如果思想改造不过关,而仅仅从工作作风和生活习惯上去解决,虽然勉强可以表面上做到工作积极上进,但是不会彻底的改变过去的作风和习惯,在将来的工作中仍会有所表现,带来无穷烦恼。

三、改造的主要方法

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不会一蹴而就,而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的特点。第一,旧司法工作人员在国民党反动政府掌权时,深受资产阶级法律的影响,带着资产阶级功利主义思想,某些人员在办案过程中存在一定的贪赃枉法的习气。这是长期的工作和生活中形成的,要彻底改变这种旧思想和价值观念,代之以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指导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不可能一蹴而就,这个过程必定是长期的。第二,新中国对旧司法工作人员一律采取“包下来”的政策,涉及人员的数量十分庞大。要对所有人员进行改造,使其成为为新中国经济建设服务和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合格的司法工作人员,这项工作是困难的。另外,要改造的是人的思想,工作就显得更为艰难。旧司法人员的改造是长期的、艰巨的,却是“必须的、可能的”。而且改造有一定的方法和途径,要坚持用正确的方法和途径进行改造。

1、学习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是前提。由于受旧时代和旧社会的局限,旧司法工作人员接受的是资产阶级的旧思想和旧的价值观念。这与新社会是格格不入的。要成为一名在新社会为人民服务的合格的司法工作人员就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的一些书籍与毛主席的许多著作”。 董必武警示大家说:“骄傲自满是科学的敌人,也就是马列主义的敌人。”[6]238因此,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这是旧司法工作人员改造的前提。首先,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要掌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掌握政治经济学理论和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学会用阶级的和历史的分析方法辩证的看待国家的本质,认清新社会和过去一切阶级社会的区别所在。其次,学习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要掌握其国家观、法律观。董必武认为,要成为新中国合法的司法工作人员必须摒弃和告别国民党的六法全书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反人民的法律,认真学习新中国的法律、法令和各项政策。他强调说:“旧的必须彻底粉碎,新的才能顺利成长。各级人民政府,特别是司法工作者,要和对国民党的阶级统治的痛恨一样,而以蔑视与批判态度对待国民党六法全书及欧美、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一切反人民的法律,用革命精神来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国家观、法律观,学习新民主主义的政策、纲领、法律、命令、条例、决议,来搜集与研究人民自己的统治经验,制作出新的较完备的法律来。”[1]46再次,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要掌握其群众观,理解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的主要观点。要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了解中国共产党的艰苦奋斗史和理论学说,把握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深入群众,了解群众,通过学习树立科学的群众观和利益观。要用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这种先进的理论改造自己,武装自己,改变过去那种漠视人民利益,看不起人民群众,功利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工作观,以全新面貌为人民利益而服务。

2、理论联系实践是关键。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显著的共同特点即实践,即认为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动力和检验标准。旧司法人员对自身的改造,不是仅仅读一些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著作就合格了,“思想改造,不等于是读书,而是要把所读的书适当地贯彻到实践中去,要能从实际生活行动上表现出来,才算是真正改造了。”因此“思想改造,需要经历一个实践过程。仅仅读几本马列主义的书籍或单写几篇有关马列主义的文章那是不成的”。[1]92董必武还结合党的实际指出:“许多较早接受马列主义真理的朋友现在也痛感自己的不足,要联系实际来加强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学习。”[6]238旧司法工作人员要真正摒弃过去那一套生活习惯、工作作风和落后思想就要在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同时把理论与实际相联系,把学到的理论贯彻于司法工作的实践之中,用理论指导实践,在司法工作的实践中检验理论,得到对理论新的正确认识。那么,实践以什么为标准呢?“就是一切以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标准,也就是一切以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最高的利益。”[1]92在研究某个具体问题时,要先自问是以谁的利益为出发点,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呢,还是以个人的利益为出发点,这是两种根本不同的观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尤其要注意这个问题。如果在日常的司法工作实践中能始终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并在实际生活行动中将其内化为思想,外化为行动,使其成为一种行为规范时,那么改造“才算是真正改造了”。

3、坚持自我批评是保证。对旧司法工作人员的改造重点是对其思想的改造。改造思想是很困难的,人们在讨论某一问题时,或许思想是正确的,但在另一个问题上就不一定正确了,错误的思想就有流露出来的可能。这要怎么解决呢?董必武提出要用“自我克制的工夫”解决。“克制工夫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说,叫做自我批评,也就是在自己脑筋里进行思想斗争”。[1]91思想斗争是“不容易的”。旧的东西与自己所学到的新的东西会经常碰撞,要经常批评自己的错误思想观念和缺点,要经常与旧的生活习惯,工作作风和自身思想做斗争。改造过程中难免犯错误,但有错误要勇于改正。董必武明确指出:“我们做事情可能有错误,有错误就要修正。在修正错误时最好的武器是批评与自我批评”。[1]104选择新思想的过程必定是艰难的,尤其要将新思想付诸实践,内化为自己的行为规范就更为困难。但这是改造必须要经历的,是“真正改造”的保证,否则,无法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工作。

从整体上来看董必武关于旧司法工作人员改造问题的思想,内容丰富,意义深刻。尽管目前我国已没有旧司法工作人员,但对于司法工作人员如何进行思想教育,提高政治素质和业务水平以更好地为人民司法工作服务,董必武的思想无疑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它仍是司法工作人员自律自省的一面镜子,是司法工作人员改造主观世界,改进自身工作,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指针,对推动司法工作人员队伍建设仍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参 考 文 献

[1]董必武政治法律文集[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6.

[2]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

[3]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3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

[4]董必武传略[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5.

[5]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董必武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作者简介:路宽(1986—),男(汉),新疆焉耆人,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