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董老人格教育思想的现实意义

2012-06-11

上世纪二十年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董必武同志创办了武汉中学,定下了 “朴、诚、勇、毅”的校训。1966年4月,他在接见武汉中学的教师代表时具体解释了“朴诚勇毅”四个字的含义:朴就是艰苦朴素;诚就是忠诚,诚实;勇就是勇敢;毅就是要有恒心、毅力,能够坚持。”“朴、诚、勇、毅”不仅是董必武同志育人的理念,也是他做人的准则。董老当年在武汉中学的教育教学活动中,一直十分重视学生的思想教育,把培养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放在首位,重视学生高尚人格的培养和综合素质的提高,他利用教育这块阵地,开展革命活动,培养革命人才,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作出了巨大贡献。多年来,学校遵循董老教导,并赋予“朴诚勇毅”以新的内涵,既注重传统人格,更注重现代人格,提出了“人格教育”的理念,把“培养有健全人格的人”作为教育之本,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管理风格和工作模式。 

九十多年后的今天,董老的这些人格教育的思想依然熠熠生辉,引导着我们新时代的教育工作者继续思考实践。所谓人格,是指个人在自然素质的基础上,通过社会化过程而形成的个人稳固的心理特征的总合,它体现一个人独特的精神风貌。人格教育就是用人文、道德、伦理的理念,来塑造人的精神世界,培养与他人、社会、自然和谐的人。古人云:“良将不怯死以苟且,烈士不毁节以求生。”“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古人的这些自强不息、刚健有为、舍生取义、坚贞不屈的人格理想是他们留给我们的巨大的精神财富,然而,当今时代,中西方文化碰撞、新旧观念交锋,多元化的价值观念也伴随着科技文化的进步而进入了校园,青少年的人格“缺失”、“扭曲”等现象呈现出增长势头。学生纪律意识淡薄,行为散漫。如抽烟喝酒,无故旷课、迟到早退、上课吵闹,贪图享受,总想不劳而获,抄袭作业,考试作弊,偷窃勒索等。还有的学生,性格暴躁,拉帮结派,讲哥们义气,打架斗殴等等。另外,在传统的应试教育的影响下,中学生的人格构建侧重于学生的智育,重分数,轻品德;重书本,轻实践;重接受,轻探究;重记诵,轻交流。这样一来,一“俊”遮百丑,一些在人格上有缺陷的学生不能得到及时的教育和矫正。从这个意义上讲,九十年前董老所提出来的重视学生人格教育的思想,应该成为我们今天教育工作的重要指南。

再者,做人的重要基础在求学,求学之最高旨趣在做人。爱因斯坦也说:“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即学生离开学校的时候,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所以,人是教育的中心和目的, 人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点,现代生活中,我们需要智仁勇兼修的个人:不智而仁是懦夫之仁,不智而勇是匹夫之勇;不仁而智是狡黠之智,不仁而勇是小器之勇;不勇而智是清淡之智,不勇而仁是口头之仁。而董老提出来的“朴诚勇毅”正是在告诫我们首先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一个有责任心、讲诚信、勇敢的人。作为新时代的教师, 我们不得不思考 追求真正人道的教育目标,减少、取消应试带来的强制性教育,重塑人的价值,追求新的精神世界,变人为的教育为为人的教育,让学生在教育中感到安全、快乐和自由。

人格教育如此之重要,具体来说,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其实,董老的教育实践已经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董老在创建武汉中学之时曾经多次带领学生一起参加校务劳动,在劳动中培养学生的品德,磨练他们的意志,锻炼他们的合作精神,所以,首先,我们要加强常规教育,使人格教育的内容与学生日常生活密切结合起来。俗话说"积沙成塔"、"集腋成裘",传统文化中对学生从小进行的教育也就是从劳动、言谈和礼仪方面培养他们的人格自觉性。《三字经》里“香九龄,能温席” 就在告戒孩子们从小就要学会孝顺父母,《弟子规》中对学生的道德品行的规范要求也是从一些生活小事做起。不只是中国,西方教育也十分重视从日常生活中来培养学生的人格。例如,西方人注意培养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教育孩子爱护一草一木,爱护环境,由此培养其热爱家园、热爱国家的基本道德。确实,人格教育宜从小事抓起,“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们应该通过日常生活小事给学生树立正确的人格导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培养拼搏进取、奋发向上、勤劳谦逊的高尚人格。印度有一句谚语:"播种行为,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这句话说出了两层含义:首先,性格是通过行为锻炼养成习惯而形成的;其次,一个人的性格塑造对其一生都有重大影响。现在的很多学生身上存在着虎头蛇尾、半途而废、见异思迁等各种各样的毛病,但是,如果每天坚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哪怕只是在坚持每天晨练晨读这样的小事上能够做到持之以恒,每天坚持作业不马虎、不敷衍,形成良好习惯,养成顽强毅力,也会将这种习惯和毅力迁移到人生的一切活动中去增强责任感、义务感。从小事做起,从日常生活做起 ,这种教育的途径能够把人格教育深入渗透到学生的心灵深处,让他们终身受益。

其次,结合学科特点,改革教学模式,引导学生构建健全人格。九十多年前,董老担任武汉中学国文课教师时,按当时的背景自编白话文教材,在古文教材中选讲了《离骚》、《孔雀东南飞》、《苛政猛于虎》、《木兰辞》等,还介绍了日本社会主义者先驱山川均的文章和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剧本。他讲课时把课本和现实生活联系起来,使学生既学到知识,又受到深刻的思想教育。寓思想教育于讲读、写作等教学活动之中,是董老教学工作的一大特点。同时他还指导学生博览群书,开阔视野。今天的我们,当学生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面前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学习董老的教育方法,充分利用各科所蕴涵的丰富的人格教育素材,不断改革自己的教学方式,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参与意识,调动他们的内在学习要求,激发他们的探究热情,开发他们的认知潜力,在本课程的教学活动中完成对学生的人格激励。比如,语文教材就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人格教育资源,语文教材中有大量颂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篇章,有描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的故事,有歌颂母爱、歌颂友谊、抒发人类真挚情感的美文,有揭示大自然神奇奥妙的科普小品等等,包罗万象,不胜枚举。这一篇篇情理兼备、文质并茂的文章本身就包含着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包含着对与错、是与非的评判准则,而这一切对学生道德人格、智慧人格、审美人格的形成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另外,语文教学过程则提供了多种人格教育的渗透渠道。语文教学的三维目标本身就包含了情感道德和价值观的目标,阅读教学可以激发起学生的生活的热情,作文也可以成为沟通老师和同学之间的桥梁,每一篇作文都体现了他们对生活的领悟,寄托了他们真诚的愿望。教师可以充分有效地了解学生心灵深处的想法,从而有针对性地对学生的心理进行疏导,对一些有扭曲倾向的人格进行矫正,做到防患于未然。所以,语文老师通过阅读和写作的教学,可以把教材中的无声文字转化成有声语言,一方面增长学生的知识、智慧和能力,另一方面塑造学生美好的灵魂。同时,我们可以学习董老运用多种教学的方式,培养学生健全人格。个人自学可以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自觉性,让学生独立思考,自主判断,能客观地认识自己和评价自己;小组合作学习可以培养学生学会与他人建立一种良好的人际关系,学会与他人沟通交流,学会倾听别人的意见,也有助于形成一种集体荣誉感。探究式学习可以培养学生坚忍不拔的毅力,勇于钻研的精神。当今时代,我们还可充分利用网络媒体开设多种课型,满足学生追求知识的愿望,培养他们的健全人格。

再次,教师的人格素养直接影响着学生人格的健康发展。回首当年,董老在武汉中学期间也极力倡导一种新型的师生关系,师生共劳动,同学习,革命家的高尚的人格魅力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武汉中学才走出了一个又一个仁人志士。古书云“经师易得,人师难求”。教师的身教对学生所产生的影响是“任何教科书、任何道德箴言、任何惩罚和奖励制度都不能代替的一种教育力量”。教师本人其实就是一部教科书,内容包括知识水平和道德品质。前苏联教育家加里宁认为:“学生们处处模仿教师。所以说教师的世界观,他的品行,他的生活,他对每一现象的态度都这样或那样地影响着学生。这点往往是不自觉的。”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作为教师,只有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的品德更加高尚美好,才会产生“近朱者赤”的陶冶效果。所以,每一位人民教师都应加强自身修养,提高思想认识、道德觉悟,以良好的师德形象为学生树立一个表率,对学生潜移默化地施加影响,产生“润物细无声”的效果,完成对学生健康人格的塑造。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俯拾皆是。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今天的我们,在这样一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物质文明高度繁荣,人类精神却越来越淡漠的现代社会里,董老的深邃的人格教育思想依旧穿越了历史的隧道,鲜亮如初,温润着我们的生命。在新时代的今天,我们依然要高举董老倡导的人格教育的大旗,我们坚信:朴者不忧,勇者不惧,诚者有信,毅者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