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2011-01-18

一  向中共中央工作会议的建议

   (一九六四年五月二十二甘)    

今年一月上旬,我在武昌,值湖北省召开林业会议,张体学同志约我去讲话。会议前夕接到一份材料刊载林业部写的关于林业生产的几篇文章,其中有林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我国森林资源概况,采伐情况,政府政策及今年计划等等,内容很充实。我列席后,除介绍了这份材料的精神,建议省人委加印转发外,提了个人几点植树造林的设想。这些设想是:

(一)动员农户植树,即人民公社、生产大队领导农户办林业。

根据人民公社六十条和林业十八条的规定,林权可以说解决了,农村四边植树,谁种谁有的原则农民是拥护的。我国农民有一亿一千余万户,各地农村周围都有空地,近年开渠不少,如把农户折半计算,得五千余万户,每户每年植十株树(假定一个便于计算的数字),每年就可增植五亿余株树。如人民公社、生产大队每年培植其所属农户需要的树苗,领导农户每年植十株树,农户费工不会超过三个工,除挖树坑的劳动外,户中半劳动力的人也可以做。动员全国半数农户参加植树,规模是大的,一户只花工三天,有工分可得,农户不费什么,对农民说是很便利的。所以我设想人民公社、生产队动员农户见缝插针,在住宅周围和水渠边,每年植树十株,逐渐消灭村旁空地,然后由近及远,消灭社、县所属的荒山荒地,是可能的。单就用材林说,成材期一般以三十年为率,设想从植时算起,规划三十年植树,三十年后,每年可采伐五亿余株,二十株一立方米,可得木材二千五百万立方米,伐后如数更植,可保木材永不匮乏。国家不须拨款,社队筹一笔育苗费就可以了。社队筹不出或不足的育苗费,允许其限额向农民银行贷借,植树三五年后,剪伐枝桠,就有收益,可以归还。这样办,国家不须要投资,社队花钱有限,农民费工很少(每户每年三个工,如为集体作的工,还可计工分)。农民在三、五年后,就可以分得收益,国家在林业资源上储备了较大数量的木材,这个数量是林业主管部门可以列入计划的。

(二)把植树作为经营铁路公路业务的一个组成部分。

铁路公路两侧,照章留有隙地,据铁路章程规定,两侧应留的隙地各有十五米宽。两路侧原来是植树的,不过是植的风景树,所以有的植了树,有的长得很好,有的长得不好,有些段落简直没有植树。大概新修的路,没有植树的多。如果植树作为两路经营的业务,路两侧植树不仅是单纯为着美观,而且也为着经济效益,即每年在路侧植树多少,投资多少,砍伐多少,收益多少,都应列入预决算,检查工作时,也要检查路侧植树情况。

我国两路共约有五十万公里,除去山洞、桥梁、隘道、险径和复线部分不能植树外,作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二计算,当不下于十七、八万公里。这样长的路侧可以植树,每公里植八百至一千株树,养三十年成材,就有一亿三千万株至一亿七千万株树可用。二十株树合成一立方米,可得六百五十万至八百五十万立方米,这不是个小数。这是林业主管部门可以列入计划的。植树后每年枝桠剪伐,还可有收益。栽树倚仗路工,保管委托道班,路局经营的经费增加不会很大,这是可挖掘的一项木材资源。

(三)发动各地驻军每年造林,有计划地消灭荒山荒地。

我人民解放军过去在其驻地附近植了树,每年并和群众一道植树,究竟植了多少,林业主管部门不知道,不能列入计划。如果各省区把驻军每年为群众服务的力量抽出一部分来造林,他们所植的树是可计算而得的。全国各省区驻屯军队假令抽一百万人出来植树,每人每年植一百株树,大约作七至十天工就可以了。这七至十天的工,不须另加,仍可算在他们每年为群众服务的工期内。这样,部队不会因植树而增加疲劳。部队还有很多条件可以利用:一、他们有交通工具可以到离驻地较远的地方去植树,二、他们伙食以连为单位,可以随军出发;三、他们有行军帐棚,可以随地宿营;四、他们有挖战壕用的铣、镐,可以移作植树用的工具。如上所想的每年调动驻军一百万人,每人每年植一百株树,那就是一年增植一亿株树,按三十年累计,就是三十亿株树。以后每年采伐一亿株,迹地更新一亿株,就年年有一亿株可伐,得木材五百万立方米。这是林业主管部门可以列入计划的。育苗和管理,应由省区行政机关统筹安排。

(四)全国学生亦是植树造林的一股伟大的集体力量。

学生是每年参加植树的,过去是参加到群众中,不能显著其特殊的成绩,也无法计算。若单列出学生植树造林为一项,每年省、区、市、县人委核定人数,明确任务,列入考绩,学生在植树造林中的作用,一二年后,便立即显现出来。全国学生有八千余万人,其中小学生最多,若将小学五、六年级和大、中学生一起计算,可参加植树劳动的当不下二千万人,折半计之,亦可得一千万人以上。设想这一千万以上的学生,每人每年植二十株树,即可得二亿株树以上,按三十年累计,可得六十亿株以上的成材树。三十年后,年伐二亿株,即每年可得木材一千万立方米以上。这也是林业主管部门可列入计划的数字。学生每年每人植二十株树,费工不过三五日,此工期可算在参加劳动的时期内,不另挤学生的学习时间。当然,学生不象军队那样集中,他们住的学校是散在各省、各区、各市、各县的,他们植树造林可资利用的条件也不及军队,他们没有交通工具、挖掘工具和食宿用具等,这就不便于他们到离校较远的地区去植树。因此,省、县、市人委必须考虑学生的情况,部署他们具体的工作。至于育苗和管理,同样是应由地方行政机关主办的事情。

以上关于植树造林的几点设想,(一)、(二)两点是在湖北林业会议上讲过,体学同志已采纳在他的结论中。后来我把这两点意思用韵语表达出来,请陶铸同志审阅,时值中南局开会,他批示印发给到会同志。关于动员农户植树的一首,在《南方日报》和《湖北日报》都登载了,《中国林业》一九六四年第四期也转载了。关于两路侧植树的诗,因有些语句要斟酌,我请求不发表,所以报刊没有登载。(三)、(四)两点是以后想到的,在广州时和中南局管林业工作的同志谈过,到上海又找华东局管林业工作的同志谈过,他们都认为那些想头有点道理。

我仅是设想到那样办可以,但无实证,就不能说明究竟可行与否。而且我所谈的多是片面的,简单的,都从工作有利的方面着想,没有就全面的和复杂的情况以及工作不利的各点详加考虑。如造林有用材林、经济林、防护林、薪炭林等,我只单讲用材林,就很不全面。各地气候土质不同,树身坚脆高低各别,地方领导机关如何取得经验,择点试行,如何事先准备,逐渐推广,我都没谈。我设想如付之实行,会碰着不少困难。举(一)为例,动员农户植树费工不多,用的工又算工分,农民当不会不愿意,但社队领导却增加了不少麻烦;如确定林权,找有林业知识的人育苗,选种子,挑土地,下肥料,出苗后选苗,包扎苗根,找村间空地,指定挖坑地点,指导经营,部署来年的工作,育苗经费的筹集和成本的回收,苗移植和生长后每年枝桠剪伐收益的分配等等,都是实行(一)点设想时必然发生的问题;此外,还有一些现在还想不到的事。实行(二)、(三)、(四)点设想时,各有其相应发生的困难,不再举了。

我设想的各点,并不与林业部的计划和布局抵触,部计划仍照核定执行。我想的是从少花钱、多办事,人民费工不多,有数字主管部门可以列入计划来考虑,效益是长期的,最短期的效益也在着手做了三年或五年才看得见。

此外,为了加强加速迹地更新的工作,加强加速植树造林的工作,:想请科技人员赶快创造出挖树根的机器和为植树时挖坑的机器,后者在北京展览馆中已看到一种,但太贵,不大适用。

我想的虽是植树造林,而牵涉到许多部门的和各地方的工作,是否有可采之处?应请各地方和各有关部门工作的同志审阅,并希指正!

二 给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张体学的信

(一九六四年六月十一日)

在广东时,曾将我对植树造林的几点设想同中南局管林业的雍文涛同志谈过,他认为我的这些想法有些道理,为了引起普遍的重视,他希望我向中共中央提一下。此次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中,已把我《关于植树造林的几点设想》向中央提出,经批准印发到会同志讨论。

我的这些设想,是根据我国木材每年缺少四百万到五百万立方米;迹地更新每年只能完成砍伐量的百分之五十到六十;木材愈伐距离愈远,交通运输跟不上;国家不能扩大林业投资等情况,从花钱少,费工不多,发动群众植树造林想出来的。由于没有具体实践,想法是否对头没有把握,所以必须选择几个地区进行试点,只有经过试点,取得经验后,才能推广。我觉得在发动植树造林的工作中,应当注意解决下列几个问题。

(一)思想问题。过去提出发动群众植树造林,大都从国家木材缺乏,人民需要,经济收益各方面考虑得多,把植树造林同实现农业为基础的总方针联系不够。因此,过去对植树造林的问题,林业部门考虑得多,其他部门也认为这是林业部门专业职务,自己用不着重视。殊不知植树造林搞得好的地区,可以保持水土,改良土壤,防旱防涝,防沙防风,对保证农业丰收,促进畜牧业发展,都能起重大作用。广东省电白县县委,为了保持水土,改良土壤,防旱防涝,争取农业丰收,先从植树造林做起。他们在植树造林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的困难,他们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克服了困难,总结出来一套完整的经验,取得了农业、林业两丰收。此次中央工作会议,强调植树造林与农业为基础的总方针相结合,谭震林同志对此有一个很好的发言。明确了这一点,植树造林就不单纯是一个解决国家木材缺乏、人民需要的问题,也不单纯是林业部门的专门职业问题,而是保证农业为基础的总方针实现的一个重要问题。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为保证实现农业为基础的总方针,各个方面都应当从自己的角度,重视植树造林问题。因此,人民公社生产队要办林业;铁路公路应把植树作为业务的一个组成部分;军队、学生参加植树,以至机关团体参加植树等等,就成了自己的任务。

(二)建立各种制度。首先确定林权。一九六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关于确定林权,保护山林和发展林业的若干政策规定(试行草案)》第一条“……人民公社化以来和今后新造的各种林木,都必须坚持‘谁种谁有’的原则,国造国有,社造社有,队造队有,社员个人种植的零星树木,归社员个人所有。”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八届十中全会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第四十条六项:“经营由集体分配的自留果树和竹木。在屋前房后或者在生产队指定的其他地方种植果树、桑树和竹木。这些东西永远归社员所有。”这些都是党对确定林权的决定,我们应当大力宣传,切实贯彻,使党的政策深入人心,提高全国农民植树造林的积极性。省、地、县、公社各级党委应有一书记或副书记分工管林业,省、专、县、公社应有一省长或副省长、专员或副专员、县长或副县长,公社主任或副主任分工管林业。省、专、县行政机构中应设林业厅、林业局专管林业。各级党委和各级人民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时,必须布置植树造林工作。各级党委和各级人民委员会下去检查工作时,植树造林是检查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陶铸同志在广东省委时,在中南局时,每次开会都讲植树造林工作,每到一处检查工作,必定检查植树造林工作,因此,广东省的植树造林工作,成绩最突出。由于他的重视,也引起了中南各省(区)负责同志的重视,广西、湖南、湖北的植树造林工作,也搞得很好。如果把这些办法形成一种制度,植树造林必定会在全国普遍展开。植树造林展开时,:必须在林业厅、林业局领导下设置专职人员作技术上的指导;植树造林以后,要组织专业队伍管理,建立保护林业的条例公约等等。对于保护林业有功的,给予奖励;对于破坏林业有罪的,给予处罚。

(三)规划问题。对于植树造林的思想问题解决了,各种制度建立了,就要制定一个植树造林的规划。全国应有全国的规划,省(区)应有省(区)的规划,专、县应有专、县的规划。为了规划切合实际,必须从调查研究入手,首先从一个县调查起。县林业局应调查本县宜林荒山、河流、铁路、公路、水库、渠道等各有多少,能参加植树的农户、军队、学生、铁路公路的道班。养路工人各有多少。有了植树的面积,有了参加植树的人力的总数,就可以定出一年绿化的面积,也就可以作出几年可以绿化全县的规划。每县如此,就可以作出全省(区)的规划,各省(区)如此,就可以作出全国的规划。知道了植树造林的面积和参加植树造林的人数后,首先应解决的是育苗问题。因为思想上重视植树造林以后,群众是容易发动起来的,树苗是要先一年,有的甚至是要先几年准备的。如果群众发动起来了,没有树苗,就会浪费人力,影响群众情绪,任务也就无法完成。所以育苗工作,也就显得头等重要。省、专、县林业厅、局就要按照参加植树的人力,定出植树的面积和需要树苗的数目,及早准备。育苗有技术指导问题和因地制宜问题,也就是选种、掌握下种的季节、选择和改良土壤、施肥,如何利用营养砖、营养钵、营养篮等;什么地区适宜种什么树,这都要组织技术人员实地指导。群众性的植树,需要育苗的数目也是很大的,各级政府机构,林业厅、局,必须加强领导,既要有统一的安排,又要有合理的分工。例如每农户植树的树苗,每个生产队每年育苗一分到三分地,每个生产大队每年育苗一亩到三亩地,公社和区搞小型试验苗圃,并在技术上指导各生产大队、生产队的育苗工作。大小城镇、机关、水库也应搞育苗工作,供自己植树的需要。驻防较固定的军队、校园较大或附近空地较多的学校,都应担负育苗的任务。作了这些合理分工以后,树苗不足的数字,一定还大,县林业局及有关部门如林场等即根据全县的需要,按地区,办苗圃。植树以后,要组织专业人员管理并与发动群众管理相结合,保证已植的树苗一定成活。育苗工作的统一安排,技术人员的编制和培养计划,管理的专业人员的编制等,均应列入规划之内,县如此,省(区)亦如此。

植树造林工作,在解决了思想问题,建立了各种制度,做出了规划以后,省、专、县级主管林业的同志,就要采取一竿子到底的办法,亲自下到公社、生产队蹲点,直接帮助社队的领导解决其动员农户参加植树的困难(包括定林权、育苗圃、筹经费、传技术等等),使社、队领导乐于从事推动农户参加植树。同时省、专、县级主管林业的同志在蹲点中,帮助农户找地方挖坑,分树苗给农户栽种,首先在住宅四周空地,由近及远,扩大植树,把群众发动起来。群众有了树苗,植起来费工不多,工非白费,保证成活后,年年有收益,农民必然会响应领导的号召。在一两个点做好了这些工作以后,再和群众总结经验,逐渐推广,三五年后,群众植树一定会普遍开展起来。当然,在具体帮助社队领导发动群众植树的过程中,也应考虑到。农户植树,需要的育苗经费,数字一定较大,或由政府投资,或由银行贷款。收回的日期,必须与植树后的收益相结合。植树三五年后,枝桠剪伐的收益,如何分配,都须在总结经验中,与群众商议,加以解决。铁路公路两侧植树,问题一定很多,据了解,公路两侧路沟以外,各留空地一米,以备起土、植树之用,有的地方作了自留地,起土,植树时,与地方发生矛盾;全国公路两侧植树、育苗需地一万亩,才能彻底解决问题,现在只有三千亩,为救目前急需,至少需解决二千亩,这都是要在工作中解决的问题。再听说广东新会县的公路两侧的树,是由公社植的,收益也由公社分配;广西僮族自治区公路两侧的树,似由公路包给沿途公社、生产队植的,验收时,每植一树,给价二角,成活以后,再给二角(此款由公路局每年收入养路费全国三亿元拨百分之二开支)。这些办法,是否需要统一?如按新会的办法统一,宁夏、内蒙、新疆等区,好些地方公路、铁路两侧没有居民,即无法植树,如由公路局负责,类似新会之类的地区,又如何解决?这都是应该加以研究处理的问题。其他如军队、学生参加植树,也一定有很多问题,现在由于没有实践,也就没有发现问题。总之,有了计划,就要下去摸清情况,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植树造林工作才能顺利前进。

我的这些设想,希望你们选择一两个点加以试验,并且希望在试点中得到充实和改进。

三 对烟台地区驻军植树造林情况报告的批示

(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九日)

去年夏季,我在烟台同你们军的几位负责同志谈过军队植树造林问题的设想,当即得到军党委的重视,提出规划,争取全年一年完成百万株植树的巨大任务。我觉得很好,回北京后,把你们的规划告知过林业部。你们今年已植树八十五万九千多株,为生产队播树种三十多亩,并利用地边路旁栽棉槐、柳条,还在烟台北海岸修筑一条长达一千五百米的防护坝,坝上也植了树。这个成绩很大。植一百万株树的苗,如是阔叶树,需要育一千四百余亩的苗(每亩以七百株苗计)才够用,育阔叶树苗,要育两年至三年的时间,你们竟在不到一年的时期内,完成百万株计划的六分之五以上,这是惊人的成绩。

从你们的成绩看,我设想后方驻军有计划的植树造林是可行的,你们取得的经验是宝贵的。党委领导重视,全面布置和全军动员,特别是政治思想的动员,首长带头和士兵一齐动手,并主动和地方政府联系,提出要求等等,一系列的工作,都是可资取法的。而且各级领导同志,深入部队,勘察造林地点,关于树苗、工具、劳动力组织等具体问题,都帮助解决。你们已取得驻军植树造林一套较完整的经验,值得推广。

你们总结中指出的两条缺点,也很重要。你们取得这样大的成绩,花了多少工?比以前每年花在植树造林方面的工是多些还是少些?对备战工作有无妨碍?希望你们在总结中把上列问题作出明确的回答,这对于推广你们的经验,有很大的意义。不知你们以为如何?你们植树造林除在营房附近外,其他地点都必须和地方配合,你们在总结中虽指出了“不少单位树苗、种子完全依赖地方解决”的缺点,地方机关在和你们工作配合上,是否有应改进之处?你们总结上不便说及,为着全面搞好植树造林工作,就不能不考虑这点了。

植树造林,消灭荒地荒山,绿化大地,是后方驻军常年工作之一。过去你们已经作出了成绩,现作出的成绩更大。相信你们在既得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开展植树造林工作,必定能取得新的巨大的成就!